正文 第六一八章 破城之策

作者:回头大宝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诡命诵魂傅少,宠婚甜蜜蜜浮生相思老云影吴君末路方知情浓雄兵强位林峰叶紫凝蜜战不止:豪恩总裁追妻路喜欢你爱我的模样

    竹简打开,映入眼帘的第一句便是:君侯亲启,下官曹孟德拜上。

    光看这开头,曹操就已经自降了许多身份,以臣下自居。

    顺着往下继续看去,多是颂扬之词。

    “遥想君侯当年,驱逐蛮夷,平叛西凉,深得先帝倚重……后虎牢显威,力战天下群雄,至今思来,犹如昨日……”

    看到这里,吕布嘴角不觉勾起一抹冷笑,抬头问向李典:“曹孟德何时也成了阿谀奉承之徒?”

    “大司马,我家主公敬重于您,您又何必出言相伤。难道说,大司马的肚量也如妇人,小肚鸡肠?”

    听得吕布讥讽自家主公,李典硬着头皮回怼了一句。

    尽管这话可能会触怒吕布,甚至让他连军营都走不出去,但李典还是说了出来。

    如果说吕布讥讽自己,李典可以忍,但吕布要讥讽曹操,作为曹军使节的他万不能忍。

    “你小子找死么!”

    听得李典这般放肆,帐内不少脾性躁烈的武将直接围将上来,作势就要将此人狠揍一番,让他知道这里究竟是谁的地盘,该由谁说了算。

    吕布摆了摆手,示意众人不得莽撞。就算要教训李典,也是将来在战场上,现在出手,即便重伤了李典,也会让天下人耻笑。

    既然吕布都发了话,诸将也只好退回到各自位置。

    倒是曹性极为嚣张,用手指着李典,威胁性极重的同他说着:“小子,以后别让我在战场上见到你。否则,小心你的脑袋!”

    李典只当曹性是在示威,未曾放在心上。

    这一小段风波过去,吕布继续浏览起竹简上的内容。

    “陈留不过弹丸之地,孟卓仁厚,远非君侯敌手,万请君侯高台贵手,莫要为难孟卓。君侯若肯离去,操愿奉上十万石粮草,以为薄资,请君侯三思。”

    最后,署名曹操。

    “数年不见,曹孟德当年刺董的勇气,难道都被消磨光了吗?”

    看完竹简的吕布嗤笑起来,昔年的宿敌,如今却主动低头。换作是谁,心中都会有升起一股虚荣而自负的快感。

    随后,吕布将竹简传了下去,给帐内诸人挨个阅览。

    书信中,曹操态度谦卑,这使得不少将领皆是大笑起来,趁机挖苦起李典:“让曹操把兖州让出来,咱们就走,哈哈哈……”

    其余诸人,亦是跟着哄笑起来。

    “你们!”

    受此侮辱嘲讽,李典面如猪肝,气得浑身颤抖不停。要不是人单力薄,双方实力悬殊太大,他早就同这些家伙拼命搏杀了。

    吕布略作轻咳,帐内的笑声渐渐小了下去。

    收起方才的轻慢态度,吕布直挺起身躯走至李典面前,以上位者的姿态低头俯视。李典整个人都被吕布的身影笼罩,庞大的威压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

    “回去告诉曹操,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等他!”

    语气里透着破釜沉舟的霸道与决心,意思不言而喻。

    他和曹操,此番必须分个高下。

    …………

    待到李典走后,吕布重新召集诸将于帐中。

    “传我将令,即日起撤走四面围城的将士。”坐回帅位的吕布果断下达起命令。

    此令一处,帐内将领们俱是愕然,不明所以。

    自围城以来,已有月余,城内守军士气所剩无几,最多再耗上十天半月,必能轻而易举的攻破陈留。

    如今若是撤走四面城门处的将士,岂非等同于白白放他们出逃?

    那之前所有的努力和付出,不是全都白费了力气。

    “主公,为什么!”新入伙的方悦出列抱拳,忍不住出声询问。

    当然,这也代表了大多数人的心声。

    “当初我围困陈留,不过是想引曹操来战。如今曹操派了李典前来,就必有与我一争的决心。”

    吕布眼眸中的战意一闪而过,语气很是笃定的说着:“别看曹操在书信中说得好听,他曹孟德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再也清楚不过,你们可不要为其表面所蒙蔽。”

    “那这和我们撤散有什么关系?”方悦仍旧想不明白,索性打破砂锅问到底。因为在他看来,这完全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事情。

    吕布嘴角挑起,脸上划过一抹自信的笑容,并未同方悦解释,而是同众将发号施令:“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务必在最快的时间里,告诉城中百姓。就说秋收到来,吾特意为他们让开道路,让他们出来收割田野间的麦谷,绝不伤他们半根毫发。”

    众将越听越糊涂,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就连逄纪等人亦是冥思苦想,唯有郭嘉神游天外。

    见此情形,吕布心中不由升起了一丝丝的窃喜,能够令逄纪等人都想不通彻,这说明他本身的能力,正在不断提升。

    不觉间,吕布坐直起身子,继续说道:“不过,我只能给他们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每隔一天,便封锁一面城门,若是待到四面城门重新封锁,也别怪本将军心狠,没给他们机会。”

    “三天时间,根本不够啊!”

    帐内的将领们面露难色,他们之中,很多人都有过收割麦谷的经历。那么多的田地,就算是不吃不喝,都未必能将那些田野里的麦谷全部收将回来。

    “主公,您是说……”

    逄纪眼神一亮,最先反应了过来。

    吕布微微颔首,终于捅破了这张白纸,说将起来:“没错,趁着百姓们秋收回城之际,我会派人乔装混入百姓的队伍,进入城中,以为内应。”

    众将顿时恍然,再看吕布之时,皆是满脸拜服之色。

    “万一张邈谨慎,不肯放百姓出城呢?”

    逄纪有些担忧的提出质疑,吕布所设之谋策并非十分高明,稍加猜想,就应该能够猜出其中意图。

    若真被看破,那岂非又白白浪费了许多时日。

    “纵使看破,张孟卓亦会放百姓出来。”吕布嘴角带笑,说得笃然无比。

    见吕布如此成竹在胸,逄纪愈发想不明白了,便又问道:“主公,您为何这般肯定?莫非那张孟卓,是主公旧识?”

    吕布想了想,微微点头:“算是吧。”

    一段消散的记忆,悄然浮现于脑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