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五零章 猜中头奖

作者:回头大宝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诡命诵魂傅少,宠婚甜蜜蜜浮生相思老云影吴君末路方知情浓雄兵强位林峰叶紫凝蜜战不止:豪恩总裁追妻路喜欢你爱我的模样

    回到菏泽大营,吕布取下战袍,交由亲卫拿着。

    中军帐中,陈宫满脸焦急,见到吕布回来,急切问道:“将军,听说你只身去了曹营?”

    陈宫如此担忧,吕布心中还是颇为感动,微微摇了摇头。

    见状,陈宫吁了口气,暗道了声还好。那曹操能够狠心屠戮十几万徐州百姓,就绝对不是心慈手软之辈。吕布若真的只身入营,曹操怎会放过这种永除后患的大好机会。

    “我还带了陈卫。”吕布随后补充一句。

    陈宫喝进嘴里的茶水‘噗’的喷了出来,也顾不得礼仪上的失态,愕然问道:“主公真的入了曹营?”

    吕布对此倒是风轻云淡,走到主帅位置,衣甲往后一掀,不紧不慢的坐了下来。

    陈宫见吕布默认,开始履行起臣下规劝的义务:“主公,你是三军的最高统帅,行事怎能如此儿戏,冒这种大险,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如何向朝廷交代,向天下交代……”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吕布摆手打断,陈宫智谋没得说,可就是有些过于啰嗦,像妇人一般的叨叨。

    随后,吕布又把郭嘉、逄纪、司马懿等人叫来,商议事情。

    “今日我去了趟曹营。”

    吕布刚一开口,除了陈宫以外,其他人全都露出了惊讶无比的表情。

    谁都没有想到,正值两军交战之际,吕布居然胆大到只带了百骑就去曹营溜达,要是曹操痛下杀手,吕布可就完了啊!

    鉴于之前的种种事迹,曹操枭雄本性暴露无遗,杀一人就能免去战争夺取胜利,他肯定干得出来这种事情。

    “主公,你是真的飘了。”

    郭嘉笑说起来,由此可见,吕布确实已经解开了心结。

    对于郭嘉的调侃,吕布报以微笑:“古人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吾料定曹孟德不会杀我,所以,就进去坐了小会儿。”

    吕布说得淡然,在场诸人心中却是惊涛骇浪,仿佛自个儿也跟着走了趟龙潭虎穴。

    好在,吕布安然归来。

    否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元图,私下找些人手,将此事大肆宣扬出去,务必让天下皆知。”陈宫小声同逄纪说着,不管能不能借此摧垮曹操,但至少可以增长主公威名。

    只身入敌营,煮酒论天下。

    想想那场面,都觉得热血澎湃。

    此事一旦传出,估计又得涨粉无数。

    吕布倒不是很在意这些,他有一点想不明白,说与众人:“曹操率军来荷山的时候,情报上说,曹军至少有七万余众的将士。可我今天在曹营转悠了一整圈,却发现曹营士卒大概只有五万左右,比起情报所说,起码少了两万余人,这股人马去了哪里?”

    回来的路上,吕布百思不得其解。

    帐内的谋士们亦是深皱起眉头,细细思索。这些时日,也没见斥候来报,说曹军有大规模的动作。

    可这是吕布亲眼所见,总归不会有假。

    那曹军两万多的兵马是如何消失不见,又去往了何处?

    这是众人所猜不透的一点。

    “难道说,曹操洞悉了主公意图,提前派兵回防昌邑?”逄纪捻了把下颌胡须,眼神微微敛缩,最先出声。

    双方交战,彼此间都安插有细作密谍,大伙儿对此也都是心照不宣。吕布如今大张旗鼓的出兵,曹操即便猜不透这些队伍的具体动向,也应该会有所防备。

    所以,的确有这种可能。

    吕布点了点头,又问想处于深思中的陈宫:“公台,你以为呢?”

    “吾以为,曹操此举,极有可能是想打濮阳?”陈宫给出了一个众人始料不及的答案。

    为了增添说服力与可行性,陈宫拿起桌面上的地图,在墙上展开:“诸位请看,从荷山曹营到东郡濮阳,不过两百里路程,沿途的县地经过战事,城池防御根本没来得及修复,也几乎没有军队驻扎。如此一来,郡城濮阳就成了首当其冲的目标。”

    以曹操的军事嗅觉,不可能察觉不到这点。

    正当吕布思虑如何应对时,却发现站在郭嘉旁边的司马懿,悄然间露出了极为邪气的笑脸。

    “仲达,你笑什么?”

    吕布将事情暂搁一边,饶有兴趣的询问起来。他很喜欢这个年轻的小家伙,聪明而不失狡黠。

    “方才胡思乱想了一些事,请主公责罚。”自知失态的司马懿连忙拱手告罪,恢复了往日的神情。

    明明只有十六七岁的年纪,为人处世,却格外的老成持重。

    “什么趣事,且说来听听。”吕布愈发好奇。

    “我在想,曹操会不会是想绕过济阴,偷袭陈留,从而截断我军后路。”司马懿很坦诚的说出了自个儿的想法。

    “这怎么可能,主公手里还握着兖州北边的东郡,曹操若是让士卒偷袭陈留,即便得手,也会陷入四面受敌的处境。曹操就算再蠢,也不可能想不到这点吧!”

    逄纪笑容中带有几分轻视,到底是年轻的后生,目光还差得远呢。

    司马懿也不与逄纪争执,谦虚的退让下来:“在下只是说个玩笑,主公和诸位大可不必当真。”

    吕布也觉得不大可能,曹操喜欢兵行险着,可这并不代表他会做这种自寻死路的事情。

    所以,司马懿方才所说,完全不切实际。

    此时,一名斥候从外边冲进帐内,满是大汗的从怀里取出信简,焦急禀报:“主公,百里加急。”

    吕布伸手接过,打开浏览起来,舒张的眉宇渐渐凝皱。

    众人发现吕布神情不对,猜到肯定有大事发生,小心翼翼的询问起来:“主公,是否有大事发生?”

    “曹孟德,你下得好大一盘棋!”

    吕布手头一紧,直接将那竹简捏碎,双眸杀气凛然。随后他平复心境,告诉众人:“袁绍以麴义为大将,已经拿下了濮阳,守将薛兰战死。”

    众人惊愕。

    唯有郭嘉拍了拍司马懿的肩头,司马懿回过头来,前者带有笑意的同他说着:“仲达,看来你运气不错,猜中了头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