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一七章 刘协的反击

作者:回头大宝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诡命诵魂傅少,宠婚甜蜜蜜浮生相思老云影吴君末路方知情浓雄兵强位林峰叶紫凝蜜战不止:豪恩总裁追妻路喜欢你爱我的模样

????“韩宣,替朕拟旨!”

????刘协左手负于身后,在大殿内踱起步子,帝王服的尾摆拖在地上。

????安静的殿内,刘协的语气掷地有声:“着大将军吕布为天下兵马大元帅,举国之兵尽由他调动,但遇任何事务,不必先请朕躬,皆可先斩后奏。”

????“另,袁绍、袁术、曹操之徒,世食汉禄,却不思忠君报国,反助逆贼,意欲图谋汉室江山社稷,通通列为反贼!

????最后,再昭告天下臣民,吾皇兄早已逝于多年之前,此弘农王必是假冒无疑,其罪当诛。荆州牧刘表身为汉室宗亲,却肆意造谣传讹,从即日起,从宗室族谱上除名,再不准他自称汉室宗亲!”

????一连串的诏令从刘协口中说出,这位少年天子,头一次展现出了尤为果断的魄力。

????韩宣将诏旨拟好,随后捧来玉玺,请天子盖章。

????“陛下,恕奴多嘴,您之前不是一直都想除掉大将军吗?眼下数路反贼联合讨伐,兵锋直指洛阳。这可谓是千载难逢的时机,陛下只需发下圣旨,号召关内的正义之师,共抗吕布,相信定能将压在陛下身上的这座大山扳倒。”

????中常侍韩宣小心翼翼的说着。

????刘协目光冷漠的瞥了他一眼,后者赶紧‘噗通’跪倒在地,口中直呼‘小奴该死’。

????刘协收回了眼光,淡然说来:“没错,朕之前是想过除掉大将军,可那是以前。眼下各路反贼已经出兵,吕布在奏折中提到,他不会退避锋芒,必将率三军将士与诸路反贼拼死一战。

????如此一来,未来的汉室命脉,便在于此次大战的胜负所在。

????只有大将军赢,朕的帝位才能保住,倘若吕布败了,关东的诸侯势必一路向西,攻破关中。到那时,他们还会承认朕这个董卓所立的天子吗?肯定不会。”

????刘协说得很是笃然。

????除此之外的最重要一点,就是刘辩尚在人世。

????当年刘辩并无过失,却遭到董卓废黜,如今他又回来了,又是此次反军的盟主,一旦取胜,袁绍、曹操这些跟在他后面的诸侯,肯定会推刘辩上位。

????“所以啊,不管朕以前多憎恶吕布,但至少现在朕与他已经站在了同一条战线。就算要除掉他,也得等到他将这些反贼全部击退再说。”

????刘协眼眸深处流露出一丝充满阴谋的狡诈,狡兔未死而烹走狗,他还不至于如此糊涂。刘协可是立志要成为一代明君,吕布于他而言,正如当年霍光。

????“陛下高瞻远瞩,目光如炬,小奴愚钝无知,万分不及也!”

????韩宣急忙磕头,趁机拍起马屁。

????刘协摆了摆手,让他起来。

????刘协很清楚,整个偌大皇宫里,就只有韩宣对他是忠心耿耿,甚至暗中帮助自己招募心腹死士,为将来的宫廷暗杀,做好积极准备。

????想起方才韩宣所说的号召正义之师,刘协面露苦涩的摇了摇头,颇有些英雄气短:“你以为朕的诏旨,有那么容易传至天下?”

????答案是否定的。

????刘协心里明白,即便圣旨拟好发下,也还得去那位‘先生’的府邸转悠一圈。若是对吕布有益,圣旨才能通达天下,若是有害,恐怕连长安的城门都出不了。

????念及此处,刘协叹了口长气。

????拿起玉玺,在诏旨上重重摁了下去。

????…………

????戏府后院的观潮亭处。

????一名身穿青檀衣的中年文士坐在安有两个大木轮的轮椅上,他的双腿盖有一层厚薄适宜的绒毯。此时的他左手拿起个盛有饲料的小木桶,右手轻抛鱼食,引得水中的锦鲤竞相来食。

????看着水中竞食欢快的鱼儿,中年文士嘴角微扬,眉宇间不觉舒张许多。

????去年寒冬之后,他的两条腿便没了知觉。

????妻子为此偷抹了好几次眼泪,反倒是他看得很开,只不过不能走路而已,又不是变成了痴呆的傻子。

????这件事情,戏策没有告诉吕布,他怕会让吕布在前线分心。

????“老爷,郝萌将军求见。”有仆人前来禀报。

????戏策微微点头,那仆人便小跑了下去,不一会儿,一名身穿甲胄的将领男子,便来到了观潮亭。

????看着坐在轮椅上背对着的羸弱身影,郝萌不敢有丝毫不敬,上前恭敬问着:“先生,您找我?”

????郝萌如今任职城门校尉,这可不是普通级别的校尉,他掌管着长安十二座城门的兵力调动,出入随时都有一百二十名缇骑随从。

????今天,郝萌巡视至西边的雍城门处,听说戏策找他,便暂停了日常巡视点检,匆匆来了戏策府邸。

????“郝将军,有些时日没见着你了,吾颇为想念。本想亲自登门拜访,可你也知道,我这腿脚不利索,所以就只能劳烦郝将军屈尊来此了。”

????戏策笑呵呵的说着,仿佛老朋友似的聊天。

????“先生言重了,是末将许久未来探望先生,实在抱歉。”

????郝萌尤为歉意的说着,近来局势不稳,为防有敌军暗谍渗入长安,他不得不挨个严加盘查。

????“先生今日召见,是否有任务吩咐末将?”郝萌试探性的询问起来。

????“哪有那么多的任务,就是想与将军叙叙旧而已。”前方传来一阵亲和的笑声,轮椅上的戏策仍旧没有转身,甚至连目光都没有回顾一眼。

????然而戏策越是这样说,郝萌心里越是没底。

????戏策是个什么样的人,郝萌不敢说十分清楚,至少能大体窥知个七八分。

????他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召见自己,更不会浪费在所谓的‘叙旧’。

????难道说是……

????郝萌心中涌起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郝将军,近来可好?”戏策真就如同叙旧般的闲聊起来。

????“劳先生惦念,末将一切皆好。”

????“你追随大将军,有些时日了吧?”

????“回先生,十七年了。”

????郝萌故作镇定的回答起来,然则心中却有着做贼心虚般的忐忑。

????戏策越是这样,他就越是不安,这种将心悬挂在半空中的感受,令他每说一句话,都到颤上两颤,十分难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