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十章 大雨

作者:回头大宝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诡命诵魂傅少,宠婚甜蜜蜜浮生相思老云影吴君末路方知情浓雄兵强位林峰叶紫凝蜜战不止:豪恩总裁追妻路喜欢你爱我的模样

????哗!

????滚滚闷雷之后,大雨倾盆而下。

????如豆大的雨珠从天空急坠,打在人的脸上生疼,落在浊河里,叮叮咚咚,哗啦啦响成一片。

????大雨一连下了数日,地面泥泞,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泥潭,难以行军,不仅如此,浊河水面涨高了两三丈,波澜汹涌,惊涛拍岸,卷起无数巨大水花,发出低吼的咆哮。

????“这雨,怎么还不停歇!”

????袁绍站在帐门处,望着外边响个不停的雨声,愁眉不展,心中很是烦闷。

????“主公,暴雨急骤,致使河面水流湍急,如今咱们处在浊河下游位置,须小心浊河水溢出泛滥,殃及三军。”审配眼神凝重,在旁小声提醒起来。

????袁绍微微点头,道了声:“正南,随我去堤坝走走。”

????雨小了些,袁绍与审配撑伞来到浊河堤坝。

????原先较为平静清澈的河水,此刻变得无比浑浊。

????袁绍伫立堤口,见到那奔流不息的滚滚河水,自西向东卷起泥石河沙,奔腾不止。而河岸边上的将士,此刻渺小得如同一粒粒细小尘埃,仿佛一个浪头打来,就能将他们尽皆吞没。

????嘶~

????袁绍心中扯了口冷气,他想起之前田丰的种种猜测,要是浊河堤坝真的垮了,那么连自己在内的二十万将士,全都难逃一劫。

????现在道路泥泞,天空又下着大雨,拔寨撤离,速度和效率都会大打折扣,事倍功半。

????而且,袁绍也不甘心就这样灰溜溜的撤走。

????“淳于琼。”

????袁绍低喝一声。

????负责巡守堤坝的虬髯将领拱手抱拳:“末将在!”

????“从即刻起,带人给我加固加高清河郡一带的堤坝。还有,对各处决堤口加强防卫巡守,务必不能给麴义军任何可趁之机!”袁绍果断下令,性命攸关,再无半点优柔寡断。

????“主公放心,麴义那厮要是敢来,末将第一个砍下他的狗头!”

????淳于琼回答得信心百倍,底气十足。

????…………

????浊河对面,麴义军大营。

????“这几日,袁军动向如何?”

????张合进帐,麴义微微抬头。

????“禀将军,因这几日的连续降雨,袁绍大军临时筑起了营寨,似乎是想等到雨停之后,再作行军。不过袁绍似乎有所察觉,已经命麾下大将淳于琼,率领士卒,进行加固堤坝。”张合如实回答起来。

????麴义听闻此言,嗤笑一声:“难道这厮觉得我会蠢到派人去掘河堤?让他尽管加固去吧,我之前吩咐的事情,办得如何了?”

????张合恭敬答道:“经过将士们的努力,十二条堰渠已经全部堵上,蓄积了大量河水,只需将军一声令下,立马就能开闸放水。”

????当年,吕布为了治理浊河水患,在浊河以南修建了十二条主堰渠,用以分流灌溉地方农田。

????如今,连天大雨,河水上涨,麴义又令人堵住渠口,为的就是将积蓄的大量河水,全都灌进浊河,继而冲垮浊河堤口,引波涛汹涌的浊河,一举摧垮袁军大营。

????如今,时机已到。

????“传令下去,所有将士,今夜听我指挥!”麴义将手中竹简搁下,目光灼热。

????张合抱拳,末将领命。

????夜,微风习习。

????到了深夜,河坝上有些冷。

????站在高处,可见河堤北岸,巡夜的袁军士卒擎着火把来回走动,巡视河堤。

????“都给本将军打起精神,要是有个闪失,谁都别想活命!”

????巡视完一圈的淳于琼撂下狠话,回营歇着去了。

????过了凌丑时晨,聒噪的虫鸣蛙叫安静下来,四周静悄悄的一片,除了流淌的河水,再也没有其他声响。

????巡守堤坝的袁军士卒有些乏了,不断用手拍着嘴巴,呵欠连天。

????“你说,咱们天天守在这坝上,没日没夜的,到底图个啥?”一名年轻的士卒小声埋怨起来。

????“没听见将军说么?这是要防止敌军突袭,将军们的筹谋,我们这些小人物哪里懂得,只管听令行事就好。”

????一名看起来颇为老成的中年汉子,回头与那年轻士卒说了起来。

????“可都这么多天了,也没见敌军有什么动静,现在河水上涨,渡河都难,说不定人家压根儿就没想过这事。”

????“人家这会儿啊,估计睡得正香呢!”

????“都是当兵的,偏咱们命苦,听说吕布军麾下待遇极好,要是他打到冀州来,我保管第一个投降!”

????听得青年不满的碎碎念,那中年汉子狠狠敲了一下他的脑袋,没好气道:“你小子作死啊,这话也能说?叫将军听见了,非得扒了你的皮不可!”

????“切,他这会儿,睡得比谁都香吧!”

????青年抱着被打的脑袋,脸上浑然不怕,说起了淳于琼的黑历史:“他不过是仗着年轻时与主公有几分交情,才混得个将军位置。你看看,当上将军,他都干了些什么?喝酒、赌钱、玩女人……换做是我,我也能上!”

????“你上个屁!”

????中年汉子被他给气乐了,“你小子大字不识几个,吹牛皮的本事倒是第一!”

????青年士卒撇了撇嘴,很不乐意。

????忽然,中年汉子面色一沉,眉头往下沉了几许,向周围士卒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语气间有些不太确定:“我刚刚好像听到了一股尤为奇怪的声音!”

????巡夜的士卒们立刻竖起了耳朵,探听了好一会儿,却并未发现异常,于是纷纷打趣起来:“队率,现在大半夜的,鬼都没有一个,你是不是耳背,起了幻觉?”

????中年汉子摇头,正欲再听,却听得‘轰’的一声闷响,好像有什么东西垮塌了一般。

????这一次,巡夜的士卒皆是听见了。

????声音从上游方向传来,他们遂朝向那边望去。

????这一望,所有士卒皆是怔楞在了原地,惊骇得说不出话来:水!大水!

????开闸的十二道渠口放出万顷大水,从上游倾盆直下,汇合在一起,滚滚奔流冲进了浊河。平静不少的河面陡然间波澜狂涌,像是张开饕餮大嘴的怪物,猛地扑向袁军大营。

????跑!

????回过神来的中年汉子急忙大吼。

????这个时候,谁还顾得上他人,可两条腿的人哪里跑得过急劲的奔流,只一个浪头过来,便一口将他们给吞进了肚内。

????加固的堤坝,如窗户纸般脆弱,顷刻间被大水冲垮,撕开了一道巨大的窟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